365最新体育官网

秋分时节闲步游记

(点击画面或播放键浏览下一页)

 

秋分时节闲步游记

许书生

   

秋分时节,阳光明媚,太阳也不如夏天那样吐出火苗,而是用一种温柔的态度照耀着鲁西北平原,照耀着临清这座千年古县。

早上闲来无事,带着手机,信步走出家门,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中州,中州现在是临清的没落地段,已经落后于时代发展的步伐,散布着状如蛛网的小街小巷,保留着一些明清时期的古迹和民宅,也正是这些,为这个城市保存着仅存的历史底蕴,见证了临清元明清时期,由于漕运兴盛而繁华,数位皇帝数次南巡,都在临清驻马,惊呼临清“富庶甲齐郡,繁华压两京”。

第一个路口是青碗市口,这个地方犹如它的名字一样美丽寂静,大概是明清时期,这里是一个集中卖青碗的地方,想想门庭若市,每个店家都摆满了幽幽的青花瓷碗,在尘世中骤然连起一道碧波,本身就是一幅很美丽的画卷,它充满了神秘气息,它就这样静静地连接着几条街巷,质朴无语,人们在它上面走过,也不会注意到它,甚至提起它,大多数都不知所在。但是它就是它,静静地存在,在它周围的这些低矮古老的店面知道它的往事。公元1792年安徽举子汪永春在临清青碗市口处创办南味酱园,汇集临清名流贤仕齐聚一堂,取《左传》“世济其美,不损其名”词句之意,以“济美”二字作为店号开张营业,前店后厂铺面十分宏阔,酱、醋、红青腐乳、酱咸制品格具齐全,产品味正精细,生意红火,一时轰动临清,顺运河而名遐南北,来往客商无不以其腐乳、小菜为返乡旅途之备、馈赠亲朋好友所需,引来八方客商争先购买洽谈生意,与始于清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的北京 “六必居酱园”、 始于南宋宝庆三年(公元1227年)的保定“大慈阁酱园”、始于清康熙康五十三年(公元1714年)的济宁 “玉堂酱园”齐名,合称江北四大酱园。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中州成了人民同敌伪日寇战斗的前沿阵地,青碗市口因为它的繁华,更是成为了焦点,有不少仁人志士就是在这里牺牲于鬼子的屠刀下。李道先便是其中一个,李道先(1905—1945),一说是山西长治县宋村人,一说是山西武安县人(后查找武安现在隶属河北邯郸),中共党员,1938年参加革命,曾任山东省卫东县教育科长,1945年农历6月间,在山东临清县石佛村被捕,关押于临清县日伪宪兵队监狱,在狱中绝食反抗,痛斥汉奸卖国贼,遭严行拷打,坚不泄密,8月15日,日寇宣布投降,国民党军政人员17日进城后,先后将耿明亮、沈如阶、李道先、秦路、李某某、熊安平等人杀害于青碗市口,英勇就义,据其战友后来回忆,在押赴刑场游街市途中,李道先昂首挺胸,一路高唱革命歌曲。在刑场上,敌人砍下他的一只胳膊,他没喊一声疼,没有低下头,高举仅存的一只手臂,放声高喊:“共产党万岁!”“打到汉奸卖国贼!”“抗日必胜!”英勇就义。如今,这里的血迹已经不在,但是英烈的精神永存!

建国后,1952年5月,临清第一届美术展览在座落于青碗市口的文化馆举办,这里又成为了文人骚客挥毫泼墨的地方,为这里增加了一些墨香。如今,这里已经成为接送孩子上学放学的必经路之一,大车小车嘀嘀嘀,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往西一拐,便是大寺街,提起大寺街,名源于大宁寺坐落于此之故,后有艺灵手巧之士应该在这附近做煎包,不意竟声名远扬,后来人称“大寺煎包”,成为临清负有盛名的小吃之一。西行不久,右边的一座民房引起我的注意,这座民房和其他的民房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在民房的前檐挂着一个陈旧的招牌,上书四个字:阿兰若处。不觉思索起来,阿兰若应该是佛教中的一个词语,什么意思尚不可知,心中打了一个问号。后来上网查找,才知道阿兰若,佛教用语,原意是森林、树林,也指旷野、荒凉之地。广义指供古印度的修道人禅修的寂静处。此处概为高僧或居士们修炼讲经之所,想来必是香烟缭绕,梵音悠扬,于寂静处心静,忘乎自我,心触灵机。

缓行数十步,来到大宁寺,大宁寺同静宁寺、天宁寺、满宁寺并称为临清佛教4大寺。该寺始建年代无考,明万历、清乾隆年间先后两次重修。全寺占地面积1万多平方米,平面呈纵方形。原寺院坐北朝南,三进院落,中轴线上自南向北依次为山门、祭殿、戏楼、大雄宝殿、伽蓝殿,东西两侧辅以对称禅堂、斋堂,是座“壮丽甲于诸刹”的建筑群。现存大雄宝殿,面阔5间,进深3间,抬梁式木构架,单檐硬山布瓦顶,前后建有4柱迎檐廊,檐廊硬山卷棚顶与主殿相配连,成勾连塔式。殿中原塑有释迦牟尼像,还供奉观音、文殊、普贤3尊佛像。该殿为临清现存唯一完整的寺观古建筑。现存有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大宁寺稳长老重修大雄宝殿碑记》等三道碑碣及经幢,碑文中记有当时“环四周为市廛,金银钱帛,贝玉珠玑堆积如山”的民间商业繁荣景象。系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寺院离外面的大路很远,有一条细长的胡同连接着寺门和大路,胡同两边现在都已经成为了市民杂居的小院。寺门也不是想象的门楣高耸、朱红油门,而是一个最常见不过的小门,仿似居所院门,向外敞开。迎面弥勒高坐,笑脸相迎来往之客,惟妙惟肖,只是少了一些古朴,看到弥勒,心中立即想起一副对联:大肚能容容世间难容之事 ;慈颜常笑笑天下可笑之人,心中顿时肃然起敬,感觉心中敞亮痛快。寺内有一两游人,一个无须老僧坐在圈椅上,注视着我们。我对立于南墙的两通古碑很感兴趣,连忙拿起手机拍照,老僧的眼光就定在我身上,或许是不能随便拍照吧,我走近石碑,可惜岁月蹉跎,石碑上已经划痕斑驳,字迹已经将近不能辨认。看我想挪步,老僧站了起来,告诫我说,院子里可以拍照,大殿里边不能拍。他以为我是外地游客,和我说这里不是游览景点,临清的景点有临清塔和清真寺,应该去那里转转。我耐心地和他搭讪,我说这座寺院应该是个古寺了吧。老僧好像是看我衣冠不整,不像上香施舍的香客,也无意多说,强言了几句,我看情况如此,况且身无分文,囊中羞涩,也不必要进殿与佛祖会面,于是在千手佛祖慈眉善目的注视下,信步离开了寺院。

一步上大路,西边卫河的河堤就进入眼帘,在我的记忆中,这条大河、这座河提和这座城市一样神秘深邃。隋唐时期大运河漕运兴起,金元时期永济渠改为御河,临清至天津段河道即是御河,明清时期又称南运河,清代中期,此段漕运一度达到鼎盛,北运南粮达到400-600万石左右,大运河道内呈现“舳舻首尾相衔,密次若鳞甲”的繁忙场面,后由于战乱和河道淤积,漕运衰落。1958年至1960年国家对卫运河进行扩大规模治理,临清以下河段裁变取直多处,缩短河道里程12.2公里。现在我所行走的大堤即是裁变取直的地方,据说这段大堤河道掩埋了三十六条街巷,现在只有大堤上的草木葱葱茏茏,在呈现着今年最后一点的碧绿,诸如青龙街、元宝街等街巷,现在就静静地沉睡在脚下,历史的变迁,沧海桑田令人唏嘘。

向右一拐,一条笔直的公路在脚下延伸,这条公路是临清城的西环路,也是顺着这条河堤,方便人们出行而修建的一条路。原来的时候是一条坎坎坷坷的小土路,晴天扬土,雨天泥泞,现在平坦如斯,一边是绿色葱茏的大堤,一边是鳞次栉比的民居,几棵大树为道路罩了些许荫凉。

中间经过临清元运河最西边的问津桥,临清中州有一个鳌头矶,是运河分水的一个重要参照物,鳌头矶南侧是明代运河,北侧就是元代运河。元运河开凿于元朝至元26年(1289年)。元朝定都北京时,临清一带还比较荒芜,特别是元朝统治者不注重农耕生产,致使很多地方成为“半牧区”。元朝建立前,临清曾经是宋元作战的地盘。后来,元朝统治者开凿会通河,这才有了现在的元运河。会通河开通后,河水通过济宁南旺闸,截住汶水。汶水北流会通河,水位明显低于卫运河。特别是在临清这一段,水位落差非常明显。为让过往船只顺畅通过,明朝永乐15年(1417年),在鳌头矶处,开凿了明运河。

在此东望,元运河从东面迤逦而来,在此处进入卫运河。据马鲁奎先生介绍,原来在元运河上并没有问津桥,此地原来是临清闸,和东边的会通闸遥相呼应,使运河成为河柜,调节水位高低,方便来往船只出入。后来开凿了明代运河后,元运河成为了辅助河道,继续通行了一些年,后来河道淤废,成为死河子。为方便人们出行,在临清闸的基础上修建了问津桥,可能原来的时候商舟官船自东而来,经过临清闸,驶入卫运河之际,大多在此歇脚,询问离天津还有多远,因此这座桥名为问津桥。其实,自元运河入卫运河后,一路直达天津,可能也有靠近或者即将到达天津之意。2013年6月16日在重新修复元运河之际,在此处雁翅与裹头的交汇处出土镇水兽——趴蝮和绞关石,趴蝮是中国古代汉族神话传说是龙生的九子之一,形似鱼非鱼,好水,又名避水兽。据马鲁奎先生说,当时在临清闸和东边的会通闸共出土三个趴蝮,其中在临清闸出土两个,会通闸出土一个。临清闸其中的一个还严严实实地镶嵌在坝上,为了保护文物,没有发掘,用青砖砌盖在上面,其余的两个趴蝮被移置在临清钞关内,供世人参观。出土的绞关石也是临清闸何会通闸各一,绞关石是成对出现的,通过绞绳拉升(类似辘轳),提升闸板,来蓄水泄水,放行船只,是船闸不可或缺的部件。

自问津桥向东,河道曲折迂回,民居幽静,临水而建,颇有一番江南水乡的味道。横跨两岸的桥有月径桥、天桥、会通桥,连接着密布两列的古民巷,最具有时代特色的街巷是后铺街,即元朝的“急递铺”演变而来的。急递铺是元朝专门传送公文的一种驿站,因为有急递铺的存在,很快就在周边形成了很多商铺,有了商铺,人气就旺,慢慢地,老街巷都形成了。

问津桥北边,是一个集市,是人们买卖小狗、小猫、小鸟、鸽子和鸡鸭鹅的地方,据说原来的时候人们买卖这些小动物都去问津桥东面的月径桥,据《临清县志》记载,月径桥“清顺治九年商人邵以枢建,上树石题曰月径桥,民国十八年重建,今为禽鸟市,又名鸽子桥。”带着小动物去那里买卖叫做“赶桥儿”,随着岁月的变迁,地址也几经变换,才会在这里成集。

今天正好逢集,远观但见人头攒动,狗吠声、鸡鸣声入耳不绝。汇入人流后,看到道路的两旁,罗列着大大小小的笼子,各种小动物圈在其中,商户一家接一家,鱼贯而列。这里有体态高大的黑背、狼青,都一米多高,支着耳朵,脖子上用红绸系着铃铛,吐着舌头,不 耐烦地在原地逡巡,瞪着眼睛,注视着眼前引起注意的人和物,犹如临阵的将军,立马横刀,高大威猛。也有的席地而卧,闭目养神,就像入定的高僧,随你身边嘈杂喧闹,我自气定神闲,置之身外。再往里走,就是小宠物狗,有腊肠、京巴、贵妇人等,白的雪白,黑的乌黑,大胆一些的,就在笼子里来回徘徊,偶尔吠叫几声;胆小一些的,就蜷缩一起,用无辜卖萌的小眼睛惶恐地张望着这个陌生的世界。各种宠物狗聚在一起,非常好看,有高有矮,有肥有瘦,有长有短,爱煞观人。看到我一路走一路拍照,一位摊主热情地和我招呼,并把两只雪白的小狗让我拍,两只小家伙也特别可爱,从笼子里出来,也不敢抬头,任凭怎么呼唤也不给一个正脸,低着头趴在那里,好不可爱。

旁边一位大爷守着一个硕大的笼子,里面几十个鹦鹉高高低低停在树枝上,啁啁啾啾。老大爷告诉我说有纹的那种叫虎皮鹦鹉,浑身黄色脸上有红晕的叫牡丹鹦鹉,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纯黄色小鸟,在笼子里叽叽喳喳,好不热闹。相邻还有一个大鸡笼子,五六只白衣红冠黄爪大公鸡在笼子里面转来转去,雄赳赳气昂昂,神气极了。

走出集市往左面看,就是恢宏雄伟的先锋大桥。先锋大桥因在建造结构上系全国第一座大钢筋混凝土系杆吊式拱桥,因此命名为:先锋大桥。1958年5月拆除卫河木桥设立浮桥渡口,于5月26日大桥开始动工兴建。大桥由交通部工程师会同前苏联专家吉莫非耶夫及山东省交通厅第四工程中队工程师张寿昌等有关技术人员共同设计。大桥全长:168.3米。桥面通车道宽:7米,两侧人行道各宽0.75米。载重标准为:—10级,拖—60级,人群载重300公斤/米(平方)。桥下分六孔,自东向西一、二、四、五、六孔,跨度均为20米,第三孔为通航孔跨度为(净)150米,通航高度为:7米,通过能力为3000吨轮驳船,大桥系杆吊拱高:50米,由交通部公路设计院设计。20米钢筋混凝土“T”型梁和钢筋混凝土高桩承重台由山东省交通厅测量队设计。土墩基础由上海基础公司承担,山东省交通厅二工程大队第四中队施工建成。1959年7月1日先锋大桥竣工通车。临清先锋大桥的建成通车在原有航运基础上贯通了东西通道。为连接河北,和其他各省和其他城市的交通提供了方便,为繁荣交通运输和经济贸易打开了方便之门。

还未走上桥面,在坡下面就看到雄伟壮丽的拱形混凝土吊梁,感觉非常熟悉,非常亲切,它强劲有力的臂膀,承载着几十年川流不息的人流,现在已经定为危桥,如一位斜阳垂暮的老人,静静地横跨在卫运河上。两个用砖石垒砌的墩子犹如两个门神,伫立在路中央,隔断了大车西行的道路,剑拔弩张地注视着身边经过的人群。桥坡和桥面上,俨然成了大商铺,两边摊位也是紧紧相连,一个挨着一个,琳琅满目。

站在大桥之上,略带清凉的北风迎面吹来,桥下十多米浑浊的河水安静地向北流淌,没有大风大浪,但是也流淌了数百年从未停止过。极目远望,河面左边就是一望无际的玉米地,油绿的棵子上顶着黄色的花顶,一阵风吹过,仿佛碧绿的大海上面泛着土黄色的波浪,秋收时节,收获的人们一簇簇聚集在收割机周围,忙于收获希望。远方是河北临西县,几座高楼突兀而起,向远望的人们展示着人们生活如芝麻开花节节高。正北面,一座新桥在碧海中露出倩影,它已经承载了先锋大桥的使命,上面汽车来来往往,接连不断。再往北望,临清舍利宝塔雄立,塔影绰绰,与新大桥相映成趣。舍利宝塔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相传本来是一座庙宇的院中塔,供奉舍利子。如今这座寺院已经湮灭于历史长河中了,只留下这座宝塔傲立雄风,和先锋桥一样都成为临清的标志。右面就是这座神秘而又古老的城市,聊城市二院耸立于碧树民居外,它也有一百余年的历史,前身是华美医院,相传为德国传教士建立的教会医院,后来在抗战时期,成为战地医院,救死扶伤,立了不少的功勋。

先锋桥南边却非常富有诗意,在这里原来的时候有两处景观,一个是官桥晓月,一个是卫浒柳烟。官桥晓月的浮桥在修建先锋桥的时候已经拆除,不留痕迹,卫浒的柳烟也许已经换了光景。向南望去,与西面照相呼应的是一从密布的柳树,大树婀娜多姿,太阳一照,仿佛青烟缭绕,朦朦胧胧,依稀可见,保存住卫浒柳烟的遗韵,一直延伸到极远处。东边清真寺也不甘落后地展示着风姿,飞檐如鹤,玉顶如月,隐于绿树丛中,仿佛月圆之际,黄鹤起飞于夜空,潇洒飘逸。

下来先锋桥,走在人潮中,不觉来到清真寺附近。“清真”表示宗教的“清高真切”,经学家用“清净无染 ”,“真乃独一”等语,称颂所崇奉的真主,将崇奉真主之伊斯兰教称为“清真教”,寺曰“清真寺”。这座古建筑群为全国着名的清真寺之一,已载入《中国名胜大辞典》,有资料称其为“江北五大寺”之一。始建年代无考,据说是由明朝初期大将常遇春所建,有石刻碑文记载:“明嘉靖四十三年重修”,至今已有400年的历史。

位于古运河东岸的顺河清真寺,因疏浚卫运河,于1968年拆除无存,东礼拜寺和北礼拜寺(亦称洪家寺)分列于一条大街的两侧,清真女寺位于整座建筑群的南部,门靠大街,明朝亦有之,2010年由三和纺织集团董事长宛秋生先生捐资400多万元重建。

几座寺院连在一起,气势恢宏,这座寺院宫殿山门相依,雕梁画栋,徽派风格,建筑构件吻、走兽、仙人、套兽脊块、瓦当等尊伊斯兰教无偶像崇拜全部嬗变为花卉纹饰。壁画、圆光、匾额、瓦联等既有《古兰经》、《圣经》箴言,又融汉文化《论语》、《中庸》、《易经》精髓,书体既有汉文化的楷体、行书,又有穆斯林库法体、波斯体,质朴相融,相得益彰。里面绵地壁画与中国传统建筑中麻刀灰抹墙不同,而是采用羊毛闷灰抹墙,然后在其上创作壁画,在全国绝无仅有。壁画与其他寺庙单线平涂技法明显不同,具有宣纸洇润的艺术效果。几百年色彩不褪,墨分五色,栩栩如生。寺院内古柏参天,肃穆幽雅,宏伟秀丽,不愧为一组 完美的建筑佳构。

只是身微势卑,又不是穆斯林,加上寺院管理极为严格,因此对于如此美景无福消受,只在记载中窥豹一斑,于大门外唏嘘兴叹。

起步南行,来到天桥。天桥有很多名字,曾经叫过永济桥、天心桥、雪花桥。明成化年间知县关杰建,弘治时复浚会通河北支通航,桥随废,嘉靖时重修,砖木结构,三孔劵供。长17.25米,宽15米。如今看到的天桥已经是于六十年代重修的,原来的时候每年元宵节桥上为灯市,花盏彩灯汇集,争奇斗艳,水色灯影,撩人心醉。是时百姓家点灯如豆,逢上元节摆列花灯,聚桥上为甚,夜里远观则如雪花飞舞,故此可能天桥会拥有雪花桥这样美丽的名字。桥的东侧还能看到古老的砖垛,应该是古桥留下的遗迹,露出水面的应该是清朝的遗迹,听说水下还有明朝的遗迹,如今古桥不在,一座新桥连接着南北的繁华,桥上有三两摊位,或青年,或长者,坐在摊位后,居货待沽。天桥的东面几百米外,会通桥玲珑娇倩,它也是在会通闸荒废的基础上修建的一座桥,远远望去,桥翅如雁翅,伸展欲飞,桥孔映在元运河上,圆如满月,钟灵毓秀。

过了天桥,往南就是锅市街,两边是数不尽的小巷,都是和明清时期临清繁华的市肆有关,诸如白布巷、竹竿巷粜米巷、箍桶巷、等等,还有着名的耳朵眼胡同,在这里纵横交错。明清时期,临清商贾云集、舟车辐辏、市肆绵延、踵接肩摩。大江南北各种地方的手艺传到临清,于历史演变中流传了下来,随着现代化经济的冲击,现在有些已经濒于失传,例如做秤、手工布鞋、竹器等,都只能在这条小街上看到。走到一家竹器店,店外一棵高大的槐树矗立,宽阔的树荫遮住了带着夏天余威的太阳,屋檐上立着成百上千的竹竿,旁边还摆着形式各样的竹器。有一位师傅在树荫下,用炉火把竹竿烤直。只见他前面有一个两尺高的小炉子,炉子旁边是一个类似于独轮车的东西,在上面钉着两个横木杠。只见他拿起一根曲曲折折的竹竿,嵌在两个横杠里,把竹竿靠近炉子,利用杠杆的原理,再利用炉火的温度,让竹竿变得笔直。竹竿在炉火的烘烤下,滋啦啦想着,流出一滴滴的汁水,慢慢变直。看到这里,我才明白“汗青”是怎么个意思,据传,原来没有纸张,制作竹简的时候,就用炉火把里面的汁水烘烤出来,烘烤之时水分蒸发,在竹简表面凝结流淌,如人在夏天出汗一般,所以叫做汗青,后来汗青就逐渐代称竹简,后来演变成了史书。

前行十多步,是一家制作手工布鞋的作坊,外面摆着几双成品,墙上挂着百年老字号的牌子,纱窗门关着,有人坐在屋内向外张望。再走十几步,是做秤的小门面,看到屋里的墙上挂着大大小小的秤,因为无意购买,也不敢进屋参观。小的时候记得做秤的手艺还比较普遍,一些老艺人骑着自行车,到各个村庄把摊一拜,现场制作,我只是记得自行车的褡裢里面插着秤杆的半成品,制作的时候,把秤杆拿出来,左手拿着金属丝,右手拿一种工具,做秤杆上的准星,最后用砂布打磨秤杆,配上秤钩和提手。这种手艺现在已经极少见了,难得这里还能保存这门手艺,门口的墙上也挂着百年老字号的招牌,像这样的老手艺就是应该保护,流传下去。

秤铺的南边就是青碗市口,我在这里往东拐过去,眼前这条路是考棚街,前行几十步,来到了临清县治遗址。

县治遗址其实是文昌阁,又名魁星阁,在临清考棚街中段路北,与纸马巷南首交汇处,明代建筑,当年文昌阁供奉有一尊站姿的文魁星;是学子考取功名,祈求学业有成,祭拜魁星的地方。门额上的石刻“县治遗址”只是一个纪念标志,标志洪武二年1368年临清从曹仁镇(旧县)迁到中州会通闸旁,驿站前,便于管理漕运,督造粮仓,筹建临清砖城,纸马巷只是县衙的临时办公地点。景泰元年1450年,临清砖城建好后,临清县治从纸马巷迁往砖城里。临清县衙门在纸马巷历时80余年。当时的老县衙其实在纸马巷的路西,其后堂就是现在的四粮店(今改建为基督教堂)。据临清民国县志地图显示,这里曾经是国民党临清党部,日本时期曾为宪兵队,解放后曾为棉布总店。

再往前走,到了临清民族实验中学。这里也充满了历史底蕴,甚至因为有了它,才有了考棚街这个名字。考棚街来源于此处科举考试的考棚,原来的时候这里是清源书院,建于明代嘉靖十一年,北侧为元代运河,东侧为明代运河,西侧为漳卫运河,坐北朝南,风水极佳。时在书院中掘池栽莲,造君子清廉之意境,以“书院荷香”称之。明代为“工部营缮分司”,专门督理烧造、解运贡砖。清代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这里改建考棚,设置考院,为四县(临清为直隶州,辖领夏津、武城、邱县三县)生童应试之所,考棚街由此而来。黉(hong)门(学府大门)三楹两进,飞檐桃角,画栋雕梁;门内置坊曰"人文蔚起";左右为辕门,东曰"抡才",西曰"育士"。如今这里已经是莘莘学子的求学之所,清晨书声郎朗,放学笑语盈盈。

往东一望,考棚街牌坊就在眼前,周围的区域叫做吉士口,概取应考之士来此歇脚,遇吉呈祥的意思。

今日一游就此止步,这些只是临清这座古城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冰山一角,她还有很多的谜都还没有解开,期待着仁人志士去探索,去揭开她那神秘而美丽的面纱。

 

Powered by AKCMS